深山的鹿

到今天我终于毕业了,一个人漂泊2000公里来到了一个从没来过的城市,还记得和益封聊天时说的那句话:孤独的人,陌生的城市,沉重的心情。从大三开始我就一直排斥工作,我是个向往自由,办事随心所欲的人,从心里恐惧将来每天机械化的流程。

答辩后的半个月空白期,我就想好好的呆在学校和他们一起疯狂的玩,但是他们一个一个的都走了,我没办法也没理由去留他们。一个人守着宿舍,整天无所事事。真的很难受。

19号学校举行毕业典礼,他们回来了,我打算毕业后在学校多待几天,但是学校强制离校。我不恨学校,因为就算学校不撵人他们也不回留下的。我搞不懂少工作两三天有什么关系,我少工作了一年多。半年来都是靠借钱过日子,因此我还和女朋友闹了好久的别扭。但我不后悔,我以后有好多时间可以弥补她,但兄弟,时间过一天少一天。

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害怕的是将来日复一日的机械化生活,舍不得现在的日子。现在才发现舍不得的是那些人,那些事。好朋友在一起,可能搬砖也会很开心吧。大三在桥头和金伟说到这些问题,当时他说:我们相距几千公里,毕业后可能就结婚的时候才能见一面。死的时候可能还会见一面。他说我不希望我去世的时候你们来看我,那时大家年级都很大了经不起折腾。当时我一直忍着不去想,现在更不敢想。

今天在火车上坤松这个B说了一句:我们南下你北上。我真的忍不住,一个大男人在火车上哭了出来,人多不敢哭出声,就面向窗户一直流一直流。逗比也能说出伤感的话啊。林金伟,陈益封,王云鹏,刘坤松,曾坤峰,黄恩泉还有几个货不写他们名字了,越写越难受。这里给你们道一句:保重。

 

深山的鹿,不知归处。

万般皆苦,只可自渡。

  • blogger

发表评论

    微笑 大笑 拽 大哭 奸笑 流汗 喷血 生气 囧 不爽 晕 示爱 卖萌 吃惊 迷离 爱你 吓死了 呵呵